海贼往事,第一卷 第五章:去不掉的劣根,从奴隶变成海贼,奇幻小说,览书网--http://www.lanshu.com/
第一卷 第五章:去不掉的劣根,从奴隶变成海贼
书名:海贼往事   作者:抑郁君   字数:6296
    我们到马厩将马牵出来,不过多牵出来了两匹,那个带皮帽的海盗对我和13说:“你们两个自由了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但是不要再被他们抓到哦,要不然他们非得扒了你们的皮做灯笼不可。”这时候肥保胖子家的马童追出来战战兢兢的说:“先生请您行行好吧,将那两匹马给我们老爷留下吧,要不然他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说完就恸哭起来。

    “这是你们老爷送给我们的,不信你去问问你们老爷啊。”那个戴头巾的海盗说着哈哈大笑起来。马童随即朝屋内跑去。我们朝院门走去,屋内传来了马童声嘶力竭的哀嚎声和肥保胖子的咒骂:“见你他妈的鬼去吧,怎么不让魔鬼将你这个不长眼的混蛋给射走啊,我非要打死你!”

    “老爷就请您发发慈悲饶了我吧,他们说马是您送给他们的啊。”

    我们出了院门那个戴帽子的海盗说:“带我们去找那个老帕克吧,然后你们就可以去你们想去的地方了,但是要留心朱克尔老爷的人。”

    “我们要跟着你们走,我们要像你们一样活得体面不受人欺压,求求你们了就带我们一起走吧!”我哀求的说。“是啊是啊,我们什么都能干,而且有的是力气。”13的眼里闪烁着一道泪光,看得出来他的想法和我是一样的:这些人不管干什么,还是到哪里都是会受人尊重的,至少是惧怕的,只要在他们身边就不用为衣食发愁了。

    “哈哈,你们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那个戴帽子的海盗笑着问道。

    “知道啊,你们是海盗啊,与老帕克一样啊;他跟我们讲过很多关于海盗的故事,说海盗是世界上最自由,最强大的人了!”

    “那你们知道海盗是干什么的吗?”那个戴帽子的海盗眼中发出一道亮光,我们知道我们的奉承使他非常开心。语言真是一种奇特的东西,善于掌握和运用它的人就可以左右逢源,将石头化作金子;让每个人都因为你的话而动容和高兴,然后陌生人慢慢的就会变成挚友,给你身边的所有人制造一种你是一个既真诚又贴心的爽快人的表象;然后他的心扉就会向你打开,同时打开的还有他的钱袋。

    “在海上自由航行,去世界上最神秘的地方进行最伟大的冒险!”我昂起头高声说出,其实这句话我当时并不理解是什么意思,这是老帕克经常说的一句话,而且每次说时他都会做出同样的动作和表情。这句话无疑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因为这时候那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那个戴头巾的由于笑的太列害差点从马上翻了下去,而且他的这个反应也给他的马造成了不小的负担,他骑的那匹马是我见过的最强壮的马,要是一般的马匹早就已经被他那熊一般的身体给压断了背了。

    我们来到了老帕克的小屋旁,这时候老帕克正坐在自己那块专用的石头上靠着木墙享受温暖的阳光:他后背贴着墙壁,面颊微微上仰,那古铜色的脸庞映在明媚的阳光之下,面部的皱纹被阳光勾勒得凹凸分明,一道道的如同一个细心地工匠一点点的刻画出来,尽显他的沧桑;一双大手摊在双膝之上,双手如同铁砧一般硬朗结实,手腕上的手铐已经锈迹斑斑,变成了他双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远处望去如同王者坐在自己的宝座上回忆往昔的沧桑与辉煌。他听到马蹄声睁开双眼,看见我们四人骑马向他走来,不免有些惊讶,双手扶着墙壁缓缓起来,迎着我们走来:“海盗到这里来做什么?”他的声音淡定而又嘶哑。

    “这两位先生是来放我们走的,以后我们就自由了,老帕克!”13激动的说。

    “奥,真是一个好消息,那你们还不赶快走;如果迟了没准会有意外的麻烦哦,你们两个准备去哪里?”老帕克似乎有些激动,声音有些微微颤抖,但是还是那样的深沉而低哑。

    “我们一起走吧,老帕克,我们不能将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受罪,我们一起跟着这两位先生走吧,去寻找我们的自由,跟这两位先生一起到海上去冒险!”我急切地说着,心情突然非常激动起来,对自由的向往,对未来的崇敬,外面的世界在向我招手,再也不会像牛羊一样被圈在这里,任人宰割;前路要靠自己的双手去开辟,即使荆棘再多,环境再残酷自己的生命也可以由自己来掌握,心中的野马此时终于脱缰了,他现在正在我的心中鸣嘶,正在欢快的驰骋!

    老帕克听完我的话摇摇头说:“对我来说哪里都是监狱,我已经老了剩下的日子只能靠着回忆来过活了,年轻人的世界已经不再属于我了,我最终会戴着这一身枷锁腐烂于此的,你们快点走吧。不用管我了。”说完他转过身去,缓缓地朝着木屋走去。

    “哈哈哈哈哈……”从我的背后传来一阵狂笑,老帕克不由得定住了。“我听说从前有个不可一世的海贼团叫做‘锁链海贼团’,他们在海上纵横驰骋,从来都不受任何国家的束缚,他们声名远播,所有的商船、海盗团和海军听到他们的名声都会闻风丧胆,拒绝不可一世的赤那帝国的私掠许可,并且仅靠一己之力便打败了赤那帝国的无敌舰队,在死亡之海大战海贼联盟。掠夺到的财宝可以填平南海的无底深渊;但是他们受到了诅咒,他们对财宝的欲望就如同喝海水一般,抢夺的越多就越是贪婪;终于有一天他们将贪婪的双手伸向了海神的皇冠,他们炮击海神的庙宇,将海神的随从赶杀殆尽,并且为了得到‘辉煌之冠’砍下了海神尊像的头颅。他们的贪婪和恶行遭到了神的唾弃和惩罚,当晚就在他们狂欢时,遭到了沉没者的袭击;海上的神话就此终结,最强黑帆‘海妖号’从此沉没在汪洋底层,船长也抱着‘辉煌之冠’被沉没者带到了海之地狱遭受他应有的惩罚!据传说当时只有两个人活了下来,并且都被克拉克帝国逮捕投进牢狱,一个是船医号称‘蹂躏者’的海克尔,另一个就是大副号称‘鱼人’的托尔甘.帕克!”那个戴帽子的海盗用手指顶了顶他的帽檐接着说,“你就是‘鱼人’帕克,传说他的右手臂上有一个鱼骨纹身,你的纹身虽然被岁月和磨难的古铜肤色所掩盖但是却逃不过我的眼睛!你是不是被沉没者吓破了胆了,可怜的帕克!”那个人说完又狂笑起来。

    老帕克浑身像遭到电击一般浑身颤抖起来,他慢慢的转过身来微笑着说:“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只是一个孤单的老囚犯而已,并不是什么‘鱼人’‘狗人’,你们赶快走吧,让我自己清静一下。”他的笑容是那么的僵硬,如同在石头上刻出来的一般,他转过身去,但是身体还是不住的颤抖;他将一直手捂住自己的眼睛,继续向着木屋走去。

    “真是有趣,曾经叱咤风云的‘鱼人’现在竟然变成了一个干吧的糟老头,”这时候那个熊一般的海盗说话了,他的声音非常刺耳浑圆如同闷钟和熊叫一般,“我听说那个老小子在海里能够徒手干掉一条大白鲨,看样子传言都是以讹传讹,就让他像狗一样的死去吧,然后带着一生的遗憾,腐烂在这个破木屋中,船长咱们走吧。”

    “就是啊,他已经被吓破胆了,已经变成一个无药可救的糟老头子了,鱼人就像他的纹身一般变成一堆鱼骨头了!哈哈哈哈……”说着他就转身上马喊道:“咱们走!喎你,糟老头子!如果你现在还没有老到不中用的话,你就应该脱去你的枷锁,回到海上去,对于一个海盗来说死在岸上是最大的耻辱!”说完他就调转马头扬鞭离开。我和13站在那里默默的看着他的背影,希望他能够回头看我们一眼,但是他慢慢地走进了木屋,身影被阴暗的木屋所吞噬,就像地平线吞噬掉最后一丝阳光一般,让人感到凉意顿上心头,心中的阳光此刻也被黑暗所吞没,我和13相顾而视,一股悲伤袭上心头。然后上马追上了他们,一路无言。只是看着前面那两个人表情严肃,在前面讨论着什么。

    经过四个多小时的跋涉,我们在傍晚时分总算到了科特城,城门口靠着四个守卫,左右各分站两个,两两的吸着烟打趣的说着什么,其中一个看见我们走近,拿起火枪向我们喊道:“有私掠证明吗?”戴帽子的海盗从上衣兜里面掏出一张纸递给了那个人,那个人快速的扫了一眼说:“过去吧。”然后将枪靠在墙上,重新加入了谈话。城区里面房屋鳞次栉比,一条主街向前延伸开来,街道尽头是一座宏伟的宫殿;这时街道上走来一队巡警,步伐整齐各个肩扛锃亮的火枪,腰挎弯刀;队伍旁边走着一位长官,他佩戴的肩章显示出这队人马是归他掌管的,胸前佩着一把短枪,一只手扣在上面,告诫那些不安分的人,如果敢闹出什么乱子他随时都可以拔枪赏给他一颗子弹;队伍走到我们跟前,队长只是在每个人身上扫了一眼,并没有停留太久,队伍便转入了另一条街道,这说明海盗出现在这座城已经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了。每一个有私掠证明的海盗团的船长都可以进入颁发此明的国家的城市,只要不惹出什么天翻地覆的麻烦来,城内的部队是不会对他们采取行动的。

    我们大摇大摆的穿过了城区,来到了港口,向着一个酒吧走去,酒吧的门前立着一根柱子,柱子的高度约有4米高,上面挂着一面土色的旗子,旗子上面画着一只蝎子,蝎子下面写着几个大字,我猜想那一定是他们说的蝎子酒吧,柱子下面绑着一个人,那个人头耷拉着,衣服已经被鞭子抽出了一条条的血迹。

    13用愉快的口气说:“那一定是肥保胖子的儿子!如果要是肥保胖子那就更加让人愉快了。”

    “要是他,我非得奔过去,狠狠的踹他几脚不可!”我咬牙切齿的说。

    我们下马,走进酒吧。里面黑压压的全是人,而且都沉浸于自己的乐子里:最里面的一个方桌上躺着一个衣冠不整的女人,一个大胡子一只手压住那个女人的胸脯一只手拿着酒壶向那个女人的嘴里倒酒,两个人都哈哈的笑着;桌子旁边坐着两个人,他们在那里玩着猜拳游戏,他们脚下横七竖八的倒着许多酒壶;旁边的桌子上有四个人玩着摇色子的游戏,有一个秃子拿着色盅高声叫嚷着,在他面前堆着像小山一样多的金币,他旁边的那个人表情阴沉沮丧,他的面前就只剩下可数的一些金币,明显是手气不佳输了钱,嘴唇一直不停地动着,从嘴型可以看出他此刻正在咒骂着某个人,另外两个人背对着我们,从他们厚实宽大的背部可以看出,这两个人对他们屁股下面的板凳造成了不小的负担,随时都有坍塌的危险。左排长凳上坐着7个人,他们他们面前的长桌上放满了食物和酒壶,挤在一起有说有笑…….中间的圆桌旁坐着两个人,与周围的人比起来并没有那么开心,在他们面前摊开一张地图,一个人用手指着地图说着一些什么,另一个人盯着地图在那里频频的点头;那个手指地图的人约莫30岁的光景,扎着一条棕色的马尾辫,身上穿着一件整洁合体的白色衬衫,衬衫上少有褶皱,领子笔挺挺的站在肩上,外套一件棕黑色的马甲;这时候他抬起头,眼光向我们投来,脸上眉笑颜开,向着我们展开双臂走来:“船长债讨回来了吗,哈哈?”

    那个戴帽子的海盗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时候所有的人都停止的自己的享乐,目光向这边投过来,站起来走向我们走来,将我们围在中间;那个大胡子指着我们两个说:“这两个崩豆是怎么回事?”那个戴头巾的猛男说:“这是船长解救出来的两个奴隶,船长又一次善心大发了。”说完所有人哈哈大笑起来;“里格,这两个人就交给你了,以后你就带他们两个,给他们分些船上的活计。”那个大胡子一把,将我们两个搂了过来,他的身上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还好他走到那个女的旁边时就将我们从胳膊下面放了出去,否则我们两个非得被他身上的味道闷死不可。

    “哎呦,这两个小帅哥是你的儿子吗?”那个女人从桌子上挪了挪她那圆润的大屁股,打趣的说;这个女的是我见过的第一个真正的女人,他穿着低胸的礼服,那件礼服看样子已经陪伴她度过了不少的光景了,颜色已经有些褪却,但是非常合身,露出了她那雪白的胸脯,暴露的恰到好处,将她那微胖的脖子和臂膀衬托得雍容美丽,引来水手们的无限遐想和欲望。她的口中和身上都发出酒精的味道,面部被厚厚的粉脂覆盖着,每当她发笑和说话时都会让周围的人担心她的动作再大一些她的整张脸就会碎掉;她的眼睛遮着一层红丝,反映出她长久的纵欲和睡眠不足的生活状态。

    “这是我和你孩子啊,亲爱的爱丽丝,哈哈哈哈。”大胡子操着他那如同河马叫声的声调打趣说着,并且用他那说大手用力的捏了那个爱丽丝的两瓣大屁股一下,这一下的力度足以将最坚硬的石头捏成碎末;配合这一下的效果,爱丽丝合乎时宜的尖叫了一声。这引得我和13咯咯的笑了半个钟点。那女的见大胡子故意让她出丑,并且使我们两个捡了大乐子,狠狠地用她的大手朝大胡子的胸脯砸了几拳。

    大胡子转向我们说:“想吃什么就找那个家伙要就行了。”用手指了指站在柜台后边的一个年轻的小伙。说完就抱起爱丽丝上楼去了。于是我和13走到柜台旁边要了我们能想的一切吃食:面包、牛肉、洋葱、腊肠、包菜。然后我们回到桌子上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我们两个真是饿坏了。将桌子上的所有东西都席卷而空后我们又偷喝了大胡子留下的半壶酒,感到一阵阵的头晕。从出生到现在那是我睡得最香的一次,不用再忍受臭虫的啃咬,和老鼠的袭击;不用再怕因为睡过了头,而受到如同铁锤敲打般的惩罚。

    突然一只巨大的熊过来,将我夹在了他的胳膊之下,我拼命的挣扎使出浑身的力气呼救,但是就是不能发出声音来,我卯足了力气,高声嘶喊!这时我睁开了眼睛,只见我和13一人一边被大胡子夹在腰间,大胡子见我们两个都醒了就把我和13扔到地上,说:“两个懒虫,我们要出发了!”我们从地上爬起来掸掸身上的土,见四下已经空无一人,就剩下凌乱的杯盏酒壶和吃剩下的实物,我们走出酒吧,看见那个人还绑在柱子上就好奇的问:“这个人是不是死了啊?”“还没有。”“我们走了他怎么办啊?”“我们走了自然会有人将他放开的。别废话了赶紧上船吧。”大胡子说着加快了速度。“那个爱丽丝不跟着一起上船吗?”13的这一问勾起了大胡子的一阵狂笑:“她不上船,我们走了她自然会去找别的人享乐!”“什么是会享受的女人呢?”13和我感到非常困惑;“会享受的女人就是,可以和所有的男人睡觉,但是不用结婚的。她们可会享乐了。”大胡子的笑声更加大了,“也是时候找个婆娘教育教育你们了,男的要不去把个婆娘就永远成不了男人。”说完大胡子又狂笑了一阵子。这句话引得我们非常的困惑,我们一起向着海边走去,到了沙滩有一只小船停在岸边,船上的人看我们走近了大声说:“里格,就等你了,快点!是不是被那个爱丽丝搞得走不动路了?”“放你娘的屁,就算再来十个我也一点问题都没有!只是这两个小鬼耽误了一些时间。”我们快速的上了船,那个人熟练地划起了桨,里格到了船上问我们两个说:“你们叫什么啊?”“我叫13他叫56。”13抢先回答他的问题,这又引来了大胡子里格震天的笑声,他的体重已经很考验我们乘的木船的耐力了,他再这么一笑木船发出嘎嘎的震颤,好像就要四分五裂了似得。“好有趣的名字。”划船的人说,“等到船上,让大副凯帮你们起个体面地名字。”

    晚上的海面是那么的神秘,海面上笼罩着一层层的薄雾,周遭静悄悄的只有船桨摇曳的声音和划水的响声,一阵阵的海风带来了一丝丝的凉意和轻轻的海水的咸味;再也没有加锁的束缚,再也没有压迫和殴打,有的就是满心的清爽和对前路的向往,在海上盲人也可以看到光明,聋子也可以听到海浪的声音,面对广阔的大海人是那么的渺小,但是每一个渺小的人看见了她都会获得无限的力量!

    在雾中隐约出现一个巨大的身影,如同一个巨人横卧在海面上,在雾的衬托下她是那么飘渺壮观,这时候里格点燃了一支烟吸了起来,“我们就要到了我们的温柔乡了,小妞们!”小艇横靠在海盗船的身边,如同一只羊羔靠在一栋豪宅旁边一般,在小艇的衬托下,它显得更加的巨大了,这时候那个划船的海盗向上面大喊了两声,绳梯从船上伸了下来,里格先爬了上去,他的体重撑得绳梯发出嘎嘎的声音,他爬上去之后我们就非常有安全感了,因为这绳梯就算一次性支撑我们三个人的体重也不会有什么意外的;这时候船上又扔下两根绳索,那个海盗将绳索的两头的挂钩挂在小艇的两头也爬了上去,我和13轻快的爬上了船,在黑夜中看不清船上的布局,我们与大胡子一起从船头的一个门下到了海盗的休息仓,里面挂着两盏油灯,灯的外壁已经被熏得乌黑,从灯内发出微弱的光亮,借着灯光可以看到,舱内挂满脏兮兮的吊床,大胡子示意我们找两个没人的吊床躺下,而他自己却走出了船舱;我们两个摸索着找到了空吊床躺下,吊床的帆布发出阵阵的汗臭味,躺上去感觉油腻腻的,但是比起农场的草堆来还是非常的舒服,不一会我就进入了梦香。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文字凝聚力量 评论点播生活
标题: 请 您 注 意:
·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使用任何html,javascript脚本或其它非法性字符,书评请少于240字;
·本站有权保留编辑评论的任意内容;
·本评论纯属个人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