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谜二, 第1147章   明月是双鱼美人,军事历史,览书网--http://www.lanshu.com/
第1147章   明月是双鱼美人
书名:宋谜二   作者:小猪的眼睛   字数:3275
    议事厅中个儿小小的完颜焘萍,已经让原先眼睛盯着鼻子看的七个王妃全都方向一致地瞪大了眼睛,在全身上下地打量着这个越来越看不懂的完颜焘萍。完颜焘萍刚才惊世骇俗的解读,说‘明月几时有’中的‘明月’不是月亮,而是个叫明月的姑娘!顿时,在场各位,从长公主到两双胞胎,心里在噼里啪啦的做置换,把苏轼这词中的‘明月’和‘月’都查找出来,然后替换成姑娘,再上下文一连贯,学而思,读而想,月亮是不是姑娘?姑娘是不是月亮?

    完颜焘萍可不想冷场,舆论都是导引出来的,形势都是宣传出来的,意识都是洗涮出来的,好坏都是包装出来的,不作为就没地位,坐着就是等死,生存要靠竞争,她不想谈论挖掘皇陵盗墓考古之事,所以,乘胜追击,她就在众人在将明月和姑娘置换替代凝神静思时,缓缓地以背景音的形式,轻轻地在一板一眼地吐着字眼,以达到不让在座的各位的思维从明月几时有中脱离开来:“……明月几时有?我心好多远。久违了的明月姑娘啊,你几时再能出现在我的眼前,为我所有?真心希望,剪一段时光缓缓流淌,流进了月色中微微荡漾……我啊,真想,把酒问青天。可是,我问青天,青天是谁?是王诜?是王巩?是毕仲孙?是舒焕?还是寇昌朝?哦,诗词传千里,萤火虫点亮夜的星光,别暴露了两位的真实身份,两位也都是官儿,也都是青天大老爷,我就把酒问青天吧,懂得人自然会懂得……唉,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日消夜长,谁为我添一件梦的衣裳,推开那扇心窗远远地望……密州这个鬼地方,无水也无山,哪能比得上苏杭?苏杭不愧为人间天堂,我好向望,不知能去天上人间的苏杭,要到何夕又何年?去那里旧颜换新装……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我好想不顾一切地飞去人间天堂的苏杭,去那里的琼楼玉宇,因为那里有不少明月般的明月姑娘,但又担心我擅离密州私去异地会遭受弹劾,所以啊,做个公务员啊,看似高人一等,但也有高处不胜寒的地方啊。……起舞弄清影,我不妨以身试舞,模仿已经交换给王巩的明月姑娘,月下弄影,清水显影,天上寒冷,何似人间温存!游过了四季荷花依然香……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那晚啊,依然不变的仰望,满天迷人的星光,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谁采下那一朵昨日的忧伤。……月光如水,水中有月,明月姑娘由我仰望,我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生命已被牵引,潮落潮涨,有你的远方,就是天堂……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杭州一别,不见明月,没你的远方,不是天堂……此事古难全啊,是那夜的芬芳还是你的发香……人有看见的看不见的悲欢离合,月有瞬间的永恒的阴晴圆缺,大雪飘扬,白云飘荡,东边牧马,西边放羊,热辣辣的土酒就喝到了天亮,你的笑容,让我找到了最后信仰,美丽的月亮,你让霓虹黯淡无光,……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弹一首小荷淡淡的香,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让摇曳的身体开始开始思想,马蹄声起马蹄声落,oh.yeah,oh.yeah,等你宛在水中央……”

    完颜焘萍正在一声高一声低地oh.yeah,oh.yeah,恶趣味和吃空额得意中,单调的oh.yeah声飘荡。厅中的人正在将月亮和姑娘分别置换到明月几时有中去,体会其中的偏正和适配,思想在斗争,言语却没有,所以,议事厅中除了oh.yeah,别无她声。

    这时,悄悄然,一向低调,平时只是按着王木木的主意一心去执掌好医学院和艺术院并不多管闲事的宇文柔奴,缓缓地离座起立,走向了议事厅中央,先是向着长公主和王木木行了一礼,再是向着周围的其他各女微微一躬,口中说道:“公主姐姐,王爷哥哥,还有各位姐妹,小妹对于考古学一窍不通,小妹对唐诗宋词也仅略通皮毛,所以,对于完颜焘萍小妹妹的发聋振聩之说,也无从评说。只是焘萍妹妹的推敲,讲那明月并非是明亮的月亮,而是一名叫明月的姑娘,小妹觉得不无道理,唤起了小妹的一点回忆,看来这婵娟非明月,而明月乃婵娟,明月是人非月之说倒也非浮萍之无果,明月之无根。只是,据小妹所知,那明月则是两个名字中各有一‘明’和一‘月’的两个姑娘,并非仅仅只是一个叫明月的明月姑娘……”

    宇文柔奴的出列考证,吸引了厅中一众的听众,好奇的目光中,宇文柔奴开始释疑:“公主姐,王爷哥,各位姐妹,这事说来,也甚话长。话说元丰元年(1078年)苏轼知徐州。次年,元丰二年(1079年)正月己亥,苏轼同毕仲孙、舒焕、寇昌朝、王適、王通、王肄、軾之子邁、焕之子彥舉八人游泗之上,登石室,使道士戴日祥鼓雷氏琴,有记。其年,苏轼还为王巩作了著名的《三槐堂记》,莺歌燕舞、花天酒地之余,换口味,尝新鲜,苏轼与众学士还交换了一些有特色的歌女、舞女、侍女。那次游玩,小妹也同行了,后王巩回京后,他交换来的歌女、舞女、侍女就混杂在我等下人中一起起居了。

    这些来自徐州的原苏轼的下女中,有一对小姑娘,一姓苍名明,多才多艺,客人们称其为明姑娘,徒弟们都称其为苍老师;一姓黄名月,人称月姑娘。这两人平时同进同出,如影随形,影形不离。加之两女相像,所以,通常,两人会被打包叫成明月姑娘。这明月姑娘与小妹等同吃同住,日久天长,无话不说。

    交谈中,始知这次明月姑娘会被王巩相中,是因为在游泗时,苏轼有一新奇节目,就是叫明月姑娘在被寻欢作乐得疲乏慵懒时,便令她俩退入河边的丛林中,被脱去衣服,再将两女抛推入湖中裸泳,疲乏的两女只是略通水性而已,在泗水中惊恐万状,挣扎扑救,形体大暴露,而好色的文坛精英却在一旁观赏,饮酒作乐,大饱眼福,观赏无助中的白肤浮绿水,无奈中的红豆披清波。呵呵,宋之文人的这种‘雅’好,后为士大夫争相效仿,并己传入宫中。木木王爷说,这种把欢乐建立在少女的惊恐中的恶作剧,连外国人都津津乐道,一个名叫马可波罗的人将会在其游记中记载,记载着这种宋朝皇帝和宋朝士大夫的这种恶趣味。

    哦,对不起,扯远了。回归正题,那明月姑娘曾对我们说,她俩原是寇昌朝家的家生奴,这次是在徐州,前几年,苏轼任杭州通判时,苏轼但凡游西湖,杭州城中的‘群妓毕至’,群妓们,有发自内心的,也有奉命卖力的,在西湖中都在千方百计地去抓引苏轼的眼球。那时她俩的主人寇昌朝就别出心裁地将这两女投水,让其裸泳,白肤浮绿水,加之惊恐时的女高音,确实很有竞争力,也给苏轼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日后多次重演,一惊一乍,一喜一哀,娱乐了士大夫。

    后,苏轼去了密州,离开了杭州,离开了西湖,也离开了‘明月’的节目。故,有人从密州传出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何时有’时,寇昌朝着在家中自得地说,普天之下,唯我知苏。众人皆曰明月几时有是首咏月词,哪知道这是苏大胡子是在想我家的明月姑娘了。他想看白肤浮绿水了,所以作词,向我叫板了:明月几时有?既然苏大胡子念念不忘,我又哪能不割爱?常言道,兄弟如手足,妻妾如衣履。我与苏轼情同手足,而明月只不过是两下人,连类同衣履的妻妾都不是,当然,我知道苏大胡子在把酒问青天‘明月几时有’了后,我立即派人将这明月两姑娘给送去了密州。其实啊,苏轼在作‘水调歌头明月何时有’之前一年,即宋神宗熙宁八年(公元1075年),他在密州就作了‘江城子密州出猎’。其中有‘左牵黄,右擎苍’句,当时我还没反应过来,以为这苍黄是苍鹰和黄狗,那台他已在向我暗示了,暗示我,他好想牵擎明月,聊发少年狂。直至一年后,宋神宗熙宁九年(1076年),‘水调歌头明月何时有’问世,我才恍然大悟,此明月非那明月。本来么,密州地,平原地,无高山森林,当然也无大中型野兽,这苏大胡子出什么猎呀,打几只野兔,犯得着‘千骑卷平冈’?再说,‘平冈’为何物?‘冈’者,览高冈兮峣峣。山脊曰冈。冈,亢也,在上之言也。故,为冈,则不平,哪有‘平冈’之说?这世上有黑雪、白墨、烫冰、冷火吗?还有,苏大胡子还高大上地胡扯出了什么‘亲射虎’?密州会有虎?哦,我家明月倒都是属虎的,哈哈,亲射虎……”

    宇文柔奴的出列考证,让完颜焘萍的‘空中楼阁’有了物质基础,小萨满的大胆假设,不经意地被宇文柔奴小心证明了。可是,这个也太匪夷所思了吧,众人还深陷‘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中尚不能自拔,怎么又来了个‘江城子密州出猎’了呢?原来‘左牵黄,右擎苍’是早于‘明月几时有’的索取明月姑娘的密电码?呵呵,长姿势了。咱怎么还不及一个外国人马可波罗了呢?……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文字凝聚力量 评论点播生活
标题: 请 您 注 意:
·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使用任何html,javascript脚本或其它非法性字符,书评请少于240字;
·本站有权保留编辑评论的任意内容;
·本评论纯属个人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