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游漫记, 第十七回      木瓜星诸国谋自立﹏﹏﹏桃花村主宾谈共产,玄幻小说,览书网--http://www.lanshu.com/
第十七回      木瓜星诸国谋自立﹏﹏﹏桃花村主宾谈共产
书名:星游漫记   作者:詹淡   字数:2011
    他俩才飞行了半天孟宇就非常累了。这化体大()法的速度千万倍于光速,当真是极耗体能,来的时候孟宇急林灵之事,硬撑着一口气都飞行了一天一夜,实际上飞上半天就亟需休息了。

    七公主见状,拉他就近找了个地方休息,降落在一个行星的一座高山上。举目四望,但见草木丰茂、禽兽出没、烟岚云岫、山下隐约有人家,知又是一个居人星球,两心皆喜。远近景色甚美,可是孟宇已打不起精神观赏,就在草丛中睡去,七公主守护在他身旁。

    几个小时后,孟宇醒起,想会会当地人,七公主便陪他下山。

    山脚有个小村庄,村里人跟地球人差不多,是黄种人,见到他俩只是好奇地多看几眼,却不搭理。此般情景,孟宇以为是服装差异妨碍沟通,提议换成当地装束,七公主同意。于是他俩走出村子,于无人处,七公主变出当地服装两人穿上,但再回到村里已是不妥,便另寻人家。

    到了另一个村庄,仍然没人搭理他俩,又走了四五个村子,依旧如此,都是问而不答。孟宇大感奇怪,向七公主道:“从相貌特征看,我们虽不像当地人,但也看不出外星人来,怎么竟无一人理睬我们?”

    七公主道:“既然没有人理睬我们,那走吧!居人星球多得是,何必在此空耗时间。”

    孟宇想了想道:“也罢,不过也不能空来一趟,不妨采集些生物标本走。”

    七公主同意,于是他俩飞到一片深山老林中。

    刚开始采集,忽闻歌声,缘声望去,见有人在不远处的丛林中边砍柴边唱歌,侧耳倾听,但闻:

    山外风急云乱,

    谷中花静鸟喧,

    好个避风塆。

    檐下老翁织篓,

    陌上新妇送饭,

    童稚戏庭前。

    粗茶淡饭心足,

    穷乡僻壤人憨,

    丰年阖村欢。

    性朴多仗景秀,

    风清还赖尘淡,

    禅悦山水间。

    冬至龙蟠蛇蛰,

    春来花明柳暗,

    夜长独凭栏。

    孟宇听了说道:“这唱的是田园歌,但音声里却隐隐然有不平之气,给人以不甘沉寂的感觉,曲调也不是田园抒情的曲调,听起来如同千军万马在厮杀一般,让人好生费解,真不知歌者何许人也。”

    七公主神识一动,说道:“这歌是那樵夫自编自唱的,说他由于政治斗争失利,来到这附近的一个偏僻山村避难,感觉那里民风淳朴、风景秀丽,领略到田园生活的乐趣,并产生禅悦。然而他并没有乐此而忘彼,他隐伏此地、韬光养晦,如同龙蛇冬蛰,期待着春天的到来,企图东山再起,‘夜长独凭栏’是他抚今伤昔,企盼未来等复杂心态以及长夜难耐的特写。”

    孟宇听了,大感兴趣,“哦,深山老林里还隐居着这么个政治人物?这歌唱的好隐晦,你不说我还真听不明白。”

    “他是避难者,当然不会直言贾祸。再者,他唱这歌只是情绪的自我宣泄,不需要别人听懂。”

    “难得遇上这等人物,我们过去看看。”

    “恐怕又要吃闭门羹。”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就不信这星球没有一个人理睬我们。这樵夫既然是政治人物,应该不会像那些村夫农妇那样连礼貌也不懂。”

    于是他俩攀藤附葛另辟捷径上山,走到那樵夫跟前。孟宇施礼道:“大叔辛苦了!”

    那樵夫六十来岁光景,身板硬朗,两米个头,双目炯炯有神,英气逼人,把他俩上下打量一番,回道:“不辛苦。”说罢捡起歇在地上的柴刀继续砍柴。

    总算有人回他的话了,虽然态度也很冷淡,在孟宇看来却是十分难得,赶紧接着说道:“这荒山野岭的,野兽很多,怎就大叔一个人砍柴?家离这里远吗?”

    “呶。”那樵夫用柴刀指了指,算是回了话。

    他俩顺其所指看去,见群山间有一个山坳,山坳中有一个村庄,云烟氤氲,景色秀丽。孟宇待要继续搭讪,可那樵夫却已背朝他俩走去。只见他走出十来步,临崖眺望了一会儿,又唱起歌来:

    落拓边荒坳,

    梦惊处,雨打花苞。

    底事难回首,黯魂消。

    山里捉鱼,水中捞月,

    岂止是无聊。

    对镜不知影是谁,

    恩仇丢脑后,

    是非任尔曹。

    笑埋书剑,

    卖柴沽酒乐逍遥。

    醉东山,醒西畔,

    颠颠倒倒过独木桥。

    风也萧萧,桃也夭夭,

    只将那往事抛,

    只见那往事飘。

    唱罢回身捡拾起已砍下的柴枝来。

    孟宇道:“从这首歌来看,此人意志十分消沉。”

    七公主道:“哪里!此人隐伏此地,不以真面目示人,故言行多颠颠倒倒,此乃韬晦之计,实际上他的意志非常坚强。不过事业受重挫,有时也难免伤怀。”

    孟宇听了,对此人更感兴趣,想再上前搭话,却看出他有意回避自己,便向七公主道:“我们还是到他的村里看看,那里的景色太迷人了。”

    七公主笑道:“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孟宇也笑了笑,“是的。等他回村,闲时再会会他。”于是,他们采集了些生物标本,便向那村里去。

    临近时从高处往下看,但见:四周山上梯田横斜,多种果树;村外阡陌纵横,庄稼欣欣向荣;村内桃花盛开,红砖绿瓦错落其间;更有清溪弯弯、炊烟袅袅。见此景象,孟宇颇有如临世外桃源之感,加快了脚步。七公主见丈夫高兴,心里也高兴。

    下到山坳,孟宇接连几次向路旁农地里的农人打招呼,也是没人搭理他。对此,孟宇已习以为常了,但总想不开,禁不住又向七公主道:“这真是咄咄怪事!怎么到处都是这个劲头?”

    七公主笑而不答。自从她知道婚后自己的法力会渐失后,经常处于功态,以减缓法力的下滑,故而对孟宇不断冒出的新问题不会一一解答。

    孟宇尚不知此情,讶道:“你怎么也跟这里人一样不吭声,难道这里的风水会使人沉默寡言?”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文字凝聚力量 评论点播生活
标题: 请 您 注 意:
·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严禁使用任何html,javascript脚本或其它非法性字符,书评请少于240字;
·本站有权保留编辑评论的任意内容;
·本评论纯属个人意见,与本站立场无关。
内容: